赌钱棋牌软件都有哪些-正规赌钱的网址

长江商报 > 从盛大到Tencent:吴文辉无处安顿的梦想

从盛大到Tencent:吴文辉无处安顿的梦想

2020-05-11 09:17:45 来源:长江商报

从盛大到Tencent,7年后,吴文辉再次选择了出走。

    4月28日,阅文集团一纸公告宣布,高管吴文辉、林庭锋、侯庆辰、罗立、商学松5人集体离职。这5人曾经一起创立了起点中文网,吴文辉曾担任盛大文学总裁和起点CEO。2014年初,因与盛大文学理念不合,吴文辉率队转入Tencent文学麾下。

    吴文辉在朋友圈回应,“记得小时候看武侠小说,几乎每一个大侠最爱的结局便是归隐山林。我虽不是大侠,也不爱山林,却也有个海边读书的梦想,今日便是这个梦想之始了。”

    这场巨震,看起来与个人恩怨和企业内斗并无太多关联。自上而下的集团意志,与具体的子业务企业自主发展如何平衡?Tencent这条奔涌的大河,看起来并不会为细流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无论吴文辉最终去向如何,阅文集团都将面临巨大的冲击。这名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毕业生,即便被外界称为“网文教父”,在网文江湖的20年兴衰里,依然没有找到梦想的安顿之地。

    出走

    这场集体离职酝酿了多久,是否逼宫?不得而知。这一计划之前看起来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阅读小说是吴文辉最大的爱好。20年前,刚刚毕业的他通过互联网论坛,结识了一批网络文学爱好者。2002年,吴文辉参与发起并创立起点中文网,成为网络文学的第一网站。在被盛大集团收购后,吴文辉曾担任盛大文学总裁。并先后提出了网络文学版权直营+分销的渠道合作体系和规范,并形成了一整套阅读、分成、支付的商业闭环。

    2012年,吴文辉就曾因为与盛大集团CEO陈天桥经营理念不合离开盛大。当时盛大集团内部正筹备盛大文学上市。吴文辉带走的编辑和编辑核心资源,直接导致了盛大文学的衰落。吴文辉投入Tencent怀抱后,打造了全新品牌“创世中文网”,该网站的前100多名员工,几乎每个重要的部门负责人都是原来起点的核心成员。

    除了团队成员,两家网站的业务模式目前看来也几乎一致。由于起点核心团队出走,一大批编辑随之“跳”至创世中文网。

    再后来的故事,已经人尽皆知。2014年4月16日,在UP2014Tencent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,Tencent互娱正式对外宣布,Tencent文学将以子企业的形式展开独立运营,吴文辉担任Tencent文学CEO,全权负责Tencent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。2015年3月,Tencent文学和盛大文学联合成立的新企业阅文集团正式挂牌,吴文辉担任阅文集团CEO。

    这一次,吴文辉的出走毫无征兆。但是,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下,PC时代网文用户,为一篇“爽文”一掷千金的模式,是不是最有效的变现模式,显然存在分歧。

    分歧

    娱乐产业的上下游打通是行业大趋势,alibaba、小米、百度都在做相同的事。借助阅读、游戏等娱乐方式来吸引用户,撬动整个娱乐产业链,无疑也是Tencent的一步大棋。

    “阅文刚刚成立的两三年里,其实整个团队的日子还是比较好过的。基本上在行业内也是一家独大。要说个人矛盾不一定有,但是在免费模式上分歧无疑是很严重的。”一位接近吴文辉的人士表示,来势汹汹的“免费”军团突袭,阅文一家独大的垄断格局已被打破。无论是头条系、趣头条还是连尚文学,都在用免费模式冲击原来的格局。但是,阅读付费是吴文辉一手打造的模式,难以轻易打破。

    除了这一分歧之外,在IP开发被称为“万能灵药”的时期,吴文辉的理性无疑也给行业泼了冷水。

    2019年1月,吴文辉在接受采访时认为,行业里的IP开发模式过于粗放、原始,亟待通过创新模式,来提升IP改编的精品率。“一款经得起市场考验的IP,作家及作品必须拥有强大的粉丝圈层能力,以粉丝粘性充分实现预期收益,最大化实现IP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目前,阅文旗下有810万名创编辑,以及1220万部作品储备。唐家三少、猫腻、我吃西红柿等大神级编辑都是诞生于阅文的平台。一些浸淫写作之道十多年的网络写手们,在网文生态逐渐成熟的背景下,他们的坚持得到了商业的认可。他们与吴文辉一样,依靠情怀和热爱,共同迎来了网文的黄金时代。

    “无论是对阅文还是对行业来说,吴文辉的离开都是巨大的损失。五巨头都是无可置疑的人才,他们的能力和经验是非常宝贵的,可以说是网文行业的财富。”网络文学大学常务副校长血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称,阅文与Tencent之间可能存在三个问题:一是IP的运营冲突。阅文与Tencent体系的融通存在问题,“在主要渠道上迟迟不能形成合力,诞生出圈的大IP,走通从网文到IP全版权这条路,在Tencent看来可能是个大问题,也影响股价。”二是免费平台吸走了大量用户,使得阅文的活跃用户数下降。三是Tencent改变了对控股集团的运营手法,不仅仅是对阅文,可能对其他旗下的控股集团也变更了运营手法,阅文可能只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,局外人并不了解真相。对网文行业来说,是否过去的模式不再行得通?

    变革

    在商业模式与网文逻辑上的博弈,吴文辉并不陌生。实际上,在过去多年,起点团队对抗盛大集团的统一意志早已有先例。据媒体报道,盛大创始人陈天桥有意尝试起点免费化,因吴文辉团队反对只好作罢。后来,在推行全企业接入盛大通行证体系时,起点也曾竭力反抗,最终陈天桥亲自力压才得以实行。

    面对集团利益的意志,吴文辉和他的团队做出反驳,似乎在意料之中。尤其是在阅文上市之后,这一冲突更加明显。其一路走高的营收数据,并不能拯救日渐下跌的股价,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对吴文辉治下的阅文经营模式并不看好。

    2017年11月8日,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开盘大涨后每股报于90港元,市值达到816亿港元。如今徘徊在20-30港元之间,远低于当初55港元的发行价。Tencent一名内部人士对记者直言,“从企业给到的资源和用户来看,阅文做的不够好。至少二级市场不太满意。”

    目前,网文第一天团的出走,对于Tencent集团是好是坏还不得而知。但是对网文这个行业来说,绝不是个好消息。近日,阅文与编辑新签的合同,引起了大部分创编辑的不满,天蚕土豆、我吃西红柿等大神编辑纷纷发文抗议。5月5日,阅文平台旗下编辑集体发起“5.5断更节”,宣布全面停止更新,以维护自己的版权和著作权。6日,阅文集团新任管理团队与网络编辑代表恳谈,表示考虑推出新合同,平衡其权利和责任。

    如今,变化来的猝不及防。吴文辉可能也想不到,长篇连载玄幻小说走遍天下,付费阅读的运营模式时代可能正在成为过去式。读者付费,撑不起平台和资本的野心,IP影视转型、游戏开发是必然的趋势。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吴文辉的梦想在这个移动的、商业的时代仍然无处安顿。无论是盛大还是Tencent,网络文学早已不再像多年前,由“写手”一篇一篇来积累,资本的竞争才是看不见的手。

    (21世纪经济报道)

    吴文辉。视觉中国图
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赌钱棋牌软件都有哪些-正规赌钱的网址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

赌钱棋牌软件都有哪些|正规赌钱的网址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